BruceJay's Blog

Bruce之NOIP2015酱油记

| Comments

To start with

又是一年NOIP
最好的机会,也是最后的机会

Day0

下午在机房实力玩了几波狼人,晚上回家休息,实力九点钟就睡了。
心态放松,调整状态,只求正常发挥。

Day1

早上莫名有点紧张,然而和同学们说说笑笑感轻松些了。
来到长沙理工大学,我NOIP2014和HNOI2015梦魇的诞生地,我心里没了底,只求不筐瓢,不过筐瓢又能怎么样,大不了AFO嘛。
进了考场,旁边那个长郡的真是,见人就拜大神。原谅他的无知,不知Bruce弱得让人无法想象。将键盘放在桌子上(理工大学机房的键盘还放屉子里,差评),调好了gedit的格式,打了一发bash的check,就准备开考了。
拿到题目,还是一样,先全部看完,心里有个底,知道大致算法。
第一题幻方,Bruce再弱,幻方总还是会的;第二题求一个最小的环,第一眼傻了,不知道怎么在O(n)或O(nlogn)做,后来想到缩点,又觉得强连通分量的大小不一定是最小环的长度,欲hack这个想法,正无从下手,忽然想到这是一个n点n条边的有向图,缩点是对的,一下子有了200分,蒟蒻Bruce有点讶异(没想到能拿200);第三题我无力吐槽,考数学是OI之常情嘛,考物理还可以接受,考化学生物呢略有点狗血,然而考斗地主不是无聊吗?快要AFO的Bruce还是会玩斗地主的。感觉是搜索,要优化,先想到状压,又觉得不好打,于是想放一边,开始打题。
一二题还是比较快的打出来了。开始做第三题,觉得单牌对子炸弹三张顺子什么的都比较好搜,可是什么三带一三带二四带二这些的如果枚举带哪一些牌的话,会很坑。于是就想着从“带牌”上优化。搜索增一维状态表示“能带牌”,顺手打了个比较暴力的搜索,然而调一调居然秒过大样例!后来分析了很多细节(比如双王算一对吗之类的),又改了改(觉得大样例给得不好)。
然后居然实力不打对拍(不会打)。十二点出了考场。同机房的小伙伴们居然放水(部分人哈),T3没过大样例。TB实力没看到3<4<…<K<A….(三国杀玩多了),T3大样例错了两个点。
吃个饭睡午觉,下午在学校浪一波,晚上回家休息,早点睡。
Day2长期40分的Bruce希望不要再40分。
深呼吸,放松心态,还有Day2。

Day2

还是像Day1一样,来到理工大学。
车上和同学压了压题,Day1实力不考DP数学贪心二分,Day2估计就是一道贪心或二分,一道DP一道数学了。
只求省三的Bruce觉得已然达到目标,对Day2也没啥要求。
还是打了一发check,虽然觉得并不会有什么用(大样例还是比较靠谱的)。再敲敲扩展gcd的模板,希望有用。
拿到题,还是先看一发。第一题看到就傻了,以为是堆加链表,每次删去一个与相邻的距离最小的点,觉得难打,就先看下面的题,留时间打。第二题一看就知道是DP,推了很久的方程,用上前缀和优化,复杂度O(nmk),感觉差不多;第三题比较恶心,没啥思路,于是决定一个梯度一个梯度去骗分。看完题,今年是没数学题了,但总不可能没有贪心二分吧,于是想想二分。第一题很支持二分啊!再仔细想想,每次找距离最近的点,删去一个,删去哪一个啊?瞬间hack掉了堆加链表的想法。二分加个贪心貌似没问题。看看时间,不早了,得给第三题骗分留时间,开始打题。
第一题二分很快打出来,过了样例,神清气爽啊(省三稳了,省二貌似不虚)。第二题只想到方程,还有很多细节要处理,迷迷糊糊直接打了一个带前缀和优化的DP,推了推边界情况,居然一下子过了大样例,太阳真从西边出来啦(Bruce奔省一去了)。第三题先打了个O(n^2)的50分暴力,过了大样例,再骗骗m=1的60分,再用线段树调调一条链的80分(感觉貌似对了),忽然觉得这题可用树剖,然而没有时间,最后那20分弃掉。
走出考场。我可以坦然地对自己说,我已经尽力了。
和同机房的同学讨论Day2的题,居然发现自己的情况算好的,估计是同机房的rp全转移到我身上了。车上TB和小J形就T3有撕逼了一场,旁听的Bruce只觉得他们的想法太神了,貌似就是Picks的正解。
下午实力K歌,上午差点哭了的雷锋.W在KTV已然似喝了忘情水,唱个不停,还实力扭动身躯,跳起舞来。我实力跟着MV跳了《青春修炼手册》、《Uptown Funk》之类的。
晚上玩三国杀国战。Bruce上午的rp被取了倒数(也许是相反数),甄姬九次洛神没有一张黑牌。。。。。
然而只能颓到九点半。。。。
NOIP前停了两个月课,不觉很想念常规学习,后面的这个月,好好补常规吧。

Result

蒟蒻Bruce逆天地拿到了省一。
还是贴一发成绩:


Bruce想说:即使是蒟蒻,智商无下限,也有翻身的一天。Every dog has its shinning day。
纠结许久,还是选择了留组。明年四月,不知是否还会有Bruce之HNOI2016酱油记。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